马上评丨要不是看手机,还不知道手机这么可怕

作者:发布时间:2019-03-15 08:38

在春日里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,掏出手机,打开朋友圈,点开一篇文章《白岩松:手机的投其所好是毁人的最好方式之一》。
“白岩松没有微信”“他手机上装着各种新闻APP。有价值的东西,不用上朋友圈也会看到。”
“白岩松:天天捧着手机,N个小时,只要一无聊就觉得慌,赶紧掏出手机,立即被眼前的东西吸引了。”
“手机拿走了人们的无聊,也顺便把与无聊有关的伟大一并拿走。”
____,醍醐灌顶,点赞转发一气呵成。退出页面之后,却突然发觉哪里不对。额,要不是看手机,还不知道手机这么可怕。要不是在朋友圈刷到这篇宝贵的文章,还不知道朋友圈这么不值得刷。
那么手机和朋友圈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呢?思维陷入了死循环。我们可以称之为“手机悖论”:所有关于手机的坏话,你几乎都是从手机上看到的。
其实白岩松对朋友圈诟病已久,早在2017年他就说过:“我没进各种朋友圈,我活得很好。我觉得现在有很多的怪现象,这种怪现象就是朋友圈非常多,真正的朋友越来越少。”
不用朋友圈就不用呗,这么深的怨念不知从何而来。这不由得使我想起演艺圈的一位前辈,孙悟空,女朋友,两开花。此外,白岩松老师大概不知道,微信的朋友圈功能是可以关闭的。
网上还曾经流传汪涵“不想做智能手机的奴隶”的“佳话”,但后来媒体拍到了汪涵用智能手机的照片,大概做“奴隶”的滋味也不错。
我想,手机可能不是毁掉生活的元凶,而只是最完美的背锅侠。既然手机已是必需品,那么出了任何问题责怪手机总是没有错的。
这又使我想起国产电视剧里常见的一句台词:“人吃五谷杂粮,哪有不生病的?”每次听到这句话,五谷杂粮都会在我脑子里发出大量的黑人问号。人吃五谷杂粮不假,人都会生病也不假,但两者没有因果关系。
在智能手机之前,人们的无聊时间也并不都被高级趣味占领。我就记得,大学时候,诺基亚黑白屏手机上的小游戏都能玩一下午。在没手机的时代,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也杀死了同学们大量的时间。怀旧情绪扭曲人们对真实过去的印象。
当然,跟五谷杂粮相比,手机并不是完全的无辜。比如许多APP,尤其是搞信息流、机器分发的那些,都刻意设计出了成瘾机制,使用户欲罢不能。这里必须为张小龙说一句话,与同行相比,微信的设计真的算相当克制了。
手机已注定成为人体的新器官,反抗手机会像反抗地心引力一样归于徒劳。我曾看到有文章说,有人要逃离喧嚣的都市到深山野林里寻找“真我”,然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现代文明的产物——相机拍了下来,然后发送给了都市中的读者。很多时候,远方的诗和田野只是另一种幻象。
与其做反抗的姿势假装深沉,不如实事求是,认真思考如何更好地与手机共处。毕竟是我们在用手机,而不是手机在用我们。